似水流年

【喻黄】梦想与现实之光7

风ling摇摆:

发一下整章【好像没补多少。慢点还有一更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多年之后蓝雨登顶,G市喧嚣了半个城。喻文州和黄少天在狂欢之后回到宿舍,精神实在亢奋地睡不着,肩并着肩靠在一起聊天。

他们俩都在庆功宴上喝了一点,没醉,但多少有点晕。喻文州作为队长是宴席上敬酒的主要集火对象,好在他擅长三两拨千金,想灌他的十有八九都被反灌了回去,剩下推不开的黄少天帮忙挡了几杯,总算没有被整得太惨。

其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在说垃圾话这项艺术上师承魏琛,也很是有些素养。不过他为人和气比较会聊天,大多数时候身边有一个联盟第一能说的剑圣,也轮不到他开口。

偶尔几次黄少天不方便说话的时候,才显出喻文州那点韬光养晦的本事来:气氛和谐时好说,气氛如果不和谐,他依然能在谈吐间让人如沐春风,却又堵得人半句没法反驳。

但不管是怎样的聪明脑袋瓜,喝多了之后都会开始冒傻气,喻文州也不例外。冠军的奖杯被他们偷偷抱回来摆在床头。黄少天说这么庄严肃穆的东西放在屋子里可以辟邪。喻文州问他辟什么邪,黄少天想了想,说就辟叶秋那个千年老妖精吧,冠军都被他拿了三回了,游戏打了这么多年,也不见他技术退步。要是魏老大还在,一定怒喷到他狗血淋头。

喻文州于是笑了起来,大概是酒精降低了笑点,他听黄少天说什么都很开心。

两人东拉西扯了好一会儿,又对着奖杯开始意淫未来。

黄少天说等奖杯攒够7个召唤荣耀之神后他就可以退役了,没事儿干他就去写书,写回忆录,八卦一下联盟几十年的风雨路,扉页上一定要用狂草飞一样地写上“荣耀是个好游戏”几个大字。

喻文州问他想让谁提,黄少天想了想说队长你脾气比较好,写不出来这么乱七八糟的字,而且我的书一定要你来写序的,不能让你太辛苦,要么我来要么让魏老大来。

不过他想了想又说,不知道魏老大文化程度够不够啊,这几个大字他写的出来吗还是繁体的,要不还是我自己提吧。

唉说起来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,几年联络不上,不会真的偷偷跑到什么野山林里玩儿荣耀去了吧?

魏老大对游戏可痴迷了,当初我年少无知跟他混的时候,三天两头听他讲荣耀刚开服那会儿的黑历史。他跟叶修那帮人满地图地互抢boss,抢不过就在世界上互喷,后来还拉帮结伙,结果无心插柳地搞起了蓝溪阁。

黄少天说,如果魏老大还在就好了,一直想跟他分享这个胜利。他带我进蓝雨的时候就骗我说能拿冠军,现在冠军到手,这人却不见了。

喻文州嗯了一声。

黄少天用胳膊捅了捅他,我不是……

喻文州把黄少天的胳膊拉到怀里,指尖摩挲了几下,笑了笑说我还不知道你吗。

嗯。黄少天侧了身,脑袋也搭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,还有最早俱乐部的那帮人,咱俩同届的训练营选手好像没剩几个了吧,我记得有个走去了霸图,后来也没了消息,那可都是咱球队的元老们啊。

黄少天说着说着就自己笑了起来,唉队长,你说这算不算狂欢效应?

嗯?

刚才还挺高兴的,high过了现在居然有点感伤。我觉得需要找点事儿干转移注意力啊。

他的目光落在喻文州的侧脸上,蓝雨的队长福至心灵般转过头,视线如同磁极相吸一般碰撞到一起,酒精点燃了火,空气升温。

因为靠得太近,所以对方的每一根睫毛都能数得很清楚。喻文州低下头,和黄少天面贴面,对方有一双精神又漂亮的眼睛,此刻因为他的靠近而目光失焦,微微下垂。

耳鬓厮磨并没有时间太长,多年的默契让他们对于彼此的身体和习惯都很了解,嘴唇迅速地找到了另一半。

半晌过后喻文州放开他,侧过身扣着黄少天的手说,还好能与少天一同走到这里。

他指的是比赛。

竞技比赛无论种别,向来是残酷的。那条路窄且长,走在上面不但需要十足的耐性,还要经得起大浪淘沙的考验。而哪怕这两项都扛下来了,也未必会有一天能登上顶点。

也许正是因为残酷和热爱,它才会如此美丽诱人。

他们走到这里都不容易。哪怕是从进入蓝雨开始就集万千希望于一身的黄少天,也是靠常年累月的枯燥训练和打磨,才使得手中的冰雨更加锋利。新秀赛季的新秀墙黄少天作为王牌比喻文州效应更明显,但哪怕撞得头破血流喻文州也没见他曾有半分动摇或放弃。

那时他们都已成为队伍的绝对核心,没有前辈可辅助指导,一切只能靠自己。方世镜在第三赛季结束后已宣布退役,而同他们亦师亦友的魏琛,更是早在第二赛季就离开了。

他的决定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未曾预料的意外。

年龄到限、手速下降、状态下滑,选手到了职业生涯的后期所面临的压力和状况令人焦头烂额。魏琛恰不逢时,在整个职业联盟事业逐渐攀升成熟进入状况的大好时候,他却被一系列的问题推向了下坡路。作为当时队伍唯一的王牌和依靠,那一整年蓝雨的成绩都很飘摇。

数个问题纠结在一起,最终拧成一股导火索。

其中有一根,就是喻文州自己。

 

魏琛推开训练营的训练室大门,坐在门口的几个毛头小子们侧目看到他,纷纷站起来打招呼。

“魏队。”

“魏队长。”

他叼着烟挥手让大家坐下:“意思意思就行了哈,忙你们自己的,哎黄少天呢?”

有人给他指了黄少天的座位,他正对着门口,身形完全被电脑屏幕挡了个彻底。魏琛走过去:“臭小子干嘛呢?”

“魏队。”黄少天嘴里打着招呼,眼睛却没离开屏幕片刻,“我在干嘛?我在训练啊。你今天怎么过来了?哦对这周没比赛吧,没比赛你就跑到训练营虐菜啊,老大你行不行人品太差了。”

“臭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魏琛凑过去揉黄少天的头,被他机灵地躲开,“别动别动,我过关呢,马上就要破记录了这可是历史时刻失误了你负的起责任吗!”

“什么关?”魏琛凑过去他屏幕面前,“哦这玩意啊。”

黄少天玩儿的是一个跳柱子小游戏,是魏琛老早以前找来练习操作的稳定和精度的。屏幕里的小剑客已经爬到很匪夷所思的一个高度了,从上往下看一片云雾茫茫,柱子上的落脚点也越小越稀疏,还时不时地有路过的飞禽撞过来。黄少天却反借着攻击用技能浮空,再接跳跃技能,时间差力道和准头都拿捏得相当好。夜雨声烦几乎是停都没停过一下不断往上蹿,魏琛再一看右边记录表的数字飞快地滚动着,不一会儿最上面的记录数字刷地一下被刷新了,然后随着黄少天的新记录不断上升。

这个记录是战队和训练营通用的,也就是说黄少天不但刷新的是个人记录,还带着把整个蓝雨的记录上限都提高了。

并且据魏琛的观察,这个记录的时间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“你小子……可以啊。”魏琛叹了一句,心情突然复杂起来。

他看了一眼黄少天,后者正专心致志地继续创造新记录的大业。很多人在破纪录的时候因为达成目标和喜悦而松气,往往没办法走的更远。但黄少天一点也看不出来有这样的倾向。他就像是没有看到那个记录的数字一样,依然故我地向上攀登。

他还没达到巅峰,自己创造出来的高度还有不断刷新的可能性,但魏琛自己就不一样了。

他突然感到一股没来由的烦躁。狠狠吸了一口烟,然后抬起头问:“都谁玩儿术士?”

几个人闻声站了起来。

魏琛招招手,随便找了一台电脑坐下:“今天老子有空,你们挨个排好队,我们打指导赛。” 

tbc

评论
热度(383)
© 似水流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