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水流年

改变2005--周原

今天把周桑的《改变2005》又找出来读了一遍,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TF同人文。还记得周桑发文的那一天,我一口气读完,满心酸涩,有什么堵在胸口,始终下不去,即使今天 它仿佛还在那个地方。我当然知道 这只是一个故事,但那天夜里,还是怎么都睡不着,辗转很久后,还是忍不住悄悄起来,怕吵醒家人,抱着笔记本躲在客厅里,读了一遍 又一遍。

然而,戏剧化的是这个故事我喜欢了那么些年,读了那么多遍,竟然没有读出周桑对国光(车祸)隐晦的暗示,直到2012年11月(乐趣改版,春日被迫搬家)这篇文被重新贴出来,辰少的回帖,才让我明白 原来国光已经永远地告别了周助。

这时再回过头来读《2005》,周桑(关于国光)的伏笔清楚的简直刺心:

“......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而且就算下一秒来临了,你也总是迟到一步的那个。”

“......你相信么,这段日子我几乎每天都在见证生离死别.”

“生离死别么……”

身旁的周助沉默了半晌,终于叹息着把头埋进了被子里。

“我知道,其实你我都避免不了。”

 

“这些天,我站在事故现场的时候就在想,怎么就能这么幸运呢,上海那么大,每天都在出事,可所有的坏事我都只是旁观者。”

那副表情看起来真的很幸福。

鞠万记得当时钟国光也在——有段时间他不知怎的似乎特别清闲,隔三差五地跑来他们家蹭饭,来了就留下不走——他看着周助无奈摇头,然后推了推眼镜,用一种捉狭的口气对他说:周助同学,有些话是只能想,决不能随便这么说出来的,好的不灵坏的灵,傻还是笨。

八点多的时候接到那人电话,说有个交通事故的现场耽搁了,这会儿还在路上。

 

......

延安路黄陂路那里有公交和出租车撞了,现场一塌糊涂.

 

......

在这样一个温馨而浪漫的傍晚,那位素来遵时守纪的模范公民却仿佛消失了一般令人不安地沉默着。唯有电波那头某个无机质的声音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回答他: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;Sorry,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out of service. Please redial later.
但问题是究竟要late到什么时候,才会是他所说的那个later呢。马路对面的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时钟寂寞地显示着19:36分的字样,鞠万不管不顾地蹲在商场门口,崩溃似的抓着头发东张西望。

最后还是周助先打了个电话过来。

线路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隔了一整个世界那般遥远。他隐约听见周助在用读不出情绪的播音员语调对他讲,鞠万你先回去吧,他不会来了。
他不会来了!

他不会来了!

他不会来了!

......

只是而今那个永远迟到的人换作了从不迟到的钟国光自己。

是什么让我对这样明显的暗示始终视而不见?我疑惑地想,或许 是内心深处本能的反应,下意识地自主屏蔽了“部长死亡”的信息。即使是今时今日,假如可以选择,我还是宁愿希望像最初理解的那样,国光是迫于家人的反对,离开了周助,从周助的生活里消失,而不是 这样的生离死别。(我知道 误读是对作者的不尊重,但请相信,我决没有轻慢周桑的意思!)

放一段文中最触动我的话:

“梦是撒旦的王国,魔鬼的花园。在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梦都已经被人梦过,所有的故事也都能在古老的书本里找到结局而显得无足珍贵。可只有一样是万万无从改变的,那就是亲身经历的机会只有一次。永不回头的,唯一的,一次而已。但我始终隐秘地期望,这独一无二的生命梦想里,我们是在一起的。”末了,钟国光这样写道(给周助的明信片)。

 

 

评论
热度(1)
© 似水流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